精彩小说尽在利率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一人之下许新董昌

>

一人之下许新董昌

刑上香 著

古代言情 宋玄 祝阳

古代言情《一人之下许新董昌》,讲述主角祝阳宋玄的甜蜜故事,作者“刑上香”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那一年,他不过是一个江湖骗子,所说之话从未有人相信,却只因对那人说了一句:“您是天子命格”而被铭记终生。后来,那名落魄皇子真的杀回皇宫,坐上了九五至尊之位,也不忘将他扶上了大国师的位置。他:“你是本皇的国师,只能为本皇所用。”他:“朕许你荣华富贵,如若想跑,那便取你项上人头!”而小国师心里冤啊,他看着满朝文武,只想道一句:有谁能把这疯批男人收了?!——算命卜卦什么的,他真的只是随口说说的啊!...

来源:cdlb   主角: 祝阳宋玄   更新: 2024-04-29 11:1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一人之下许新董昌》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祝阳宋玄是作者“刑上香”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在吉祥客栈停留了三日,那公子终于带着随从离去了,只余祝阳和另一侍卫留在客栈,名为礼敬先生供他差遣,实则是监视看管着他,不许他跑路宋玄实在不明白,这位公子走都走了,还拘着他做什么,一不图财二不害命,只这样看着他,也是怪事不过宋玄到底还是松了一口气,面对着那位皮笑肉不笑的病秧子公子,和面对着口无遮拦的祝阳,显然他是更喜欢后者的只是最近宋玄发现祝阳瞧着他的眼神里带着说不出的复杂,宋玄便愈发觉得事有...

第11章

次日,外头天已经大亮,院外正有人“哐哐地砸着门板,高声喊他“宋半仙,宋半仙,你在吗?

宋玄颇有几分起床气,被人吵醒时烦躁的很,揣了一肚子火去应门,却不想迎面就被人捶了一拳。

外面壮汉正拿拳捶门,不想宋玄不声不响的开了门,竟迎面挨了他这一锤,不由得尴尬地缩了手。

再一抬头,见宋玄一身衣裳皱皱巴巴,头顶发髻也支棱着乱成一团,一边揉着被捶的肩头,一见来的是熟人,便忍不住抱怨“陆老六!什么急事要你一早上来扰人清梦!

那陆老六摸了摸头发,不好意思道“半仙,已经晌午了。

宋玄不想自己竟睡到现在,一时没了话。

只请那陆老六坐下,一边自去打了井水洗脸。

陆老六道“半仙,自打你上回去了安定城,我们盼你盼了小半年,您老可算愿意来我们常宁城落脚了。

宋玄正取了毛巾来擦脸“你别跟我客套,只说我让你办的事办了没有。

陆老六连连道“办了办了,这街头巷尾的,哪里有不晓得您的名声的,赶明儿我再给你抬个匾额过来,您只等着开张大吉就是。

宋玄失笑“算命的要什么匾额?再者我只怕也久留不得。

陆老六挠了挠头“咱们这街面乱得很,又都是些三教九流的混子,您不支个牌匾,可怎么找您哪。

宋玄漫不经心地敲了敲桌子“算卦算卦,你去买头最大的蒜给我挂在门外,人一眼就瞧见了。

陆老六听了忍不住竖起拇指“高,先生果真是高,在下这就去办。

说着一阵风似的去了。

宋玄对着水盆把自己打理好了,换了一身白色的道袍,又变回了那个仙风道骨的算命先生。

他收拾了些早饭,推开了偏间的门,

姬云羲醒的早,将门外的动静听得一点不落。

他卧在榻上问道“刚刚那人是谁?

“陆老六,是城里的地痞头子。宋玄道。“早年我替他避了一桩人命官司,这小子一直欠着我的情。这院子也是早年我从他手里买的,有一两年不曾住过了。

说话间,宋玄已经将早饭摆在小桌上,端到了姬云羲面前,顺便还给他倒了一杯热茶。

“不过他不知道你也住在这里,宋玄道。“你不必管他。

姬云羲问“你打算在此重操旧业?

宋玄点了点头“一来是吃饭的营生,二来也好做个掩饰,只是公子身份高贵,也不知能不能看惯?

这话里带着些刺,姬云羲却仍是一脸温和,没有半分的抵触,倒让宋玄有些犹豫了。

自那夜以后,宋玄不知自己怎么的,说话总乐意刺上姬云羲一刺。

不晓得是不是姬云羲明白这一点,从醒来以后就一直是乖乖巧巧的模样,连宋玄刺他的话也尽数接下,仿佛那一夜的血光戾气都是宋玄的一场梦。

“我比谁都好奇,又怎么会看不惯。姬云羲神色柔和。“再者我在这房里下不得床,横竖也是无趣,倒不如听听。

他如今去了玉冠锦缎,穿了一身宽松的白色麻布衣裳,长发在背后用发带微微束起,眉宇之间也少见戾气,瞧着就好似那山间的隐士少年,反而更顺眼了一些。

一时间宋玄竟也不好再拿话挤兑他了。

经了这一出,宋玄便当真在这巷子里做起了巾门生意,那陆老六买的蒜足有男子拳头那样大,高高地挂在了宋玄的门前。

从此便陆续有人来求他算卦。

宋玄在这北地几城百姓之中也算是有些名声,号称十卦九灵,哪怕在安定城蛰伏了许久,倒也有不少人记得他宋半仙的名声。

求姻缘,求子嗣,问官运,算吉日,卜凶吉,甚至还有请他捉鬼除妖,或是询问他延年益寿之法的。

宋玄早就自有一套坑蒙拐骗的胡话,只是那姬云羲在屋里头听多了,竟越发分辨不出宋玄的深浅来了。

有时姬云羲觉得他有些神通,可听听他说的那些话,含含糊糊,神神道道,与江湖骗子无异。

可真要说他是骗子,他说的那些有一一应验,若说有些事情是能从人的外表看出来的,有些却是万万看不出来的,偏偏宋玄却都能说的准。

有时姬云羲存心试探,宋玄却敷衍“公子只把我当江湖骗子就是了。

如此一说,姬云羲反而更有些好奇了。

这院子里只有两人,姬云羲又操劳不得。因此宋玄除了算卦,还要顾着些做饭打扫的俗务。

他便干脆在门外贴了个条,言明一天只算三卦,众人反倒更觉得他有本事了。

所谓人性本贱,大抵如此,物品越是稀少,便越觉得好,来寻他算命的人就更加恭敬起来。

姬云羲愈发地摸不清宋玄的底细。

说他真是先知,他私下却一身市井气,浑身上下除了那皮囊,再没有什么能沾上“仙字的边儿的了。

可若当真说他是个市井骗子,他又太过于玄异了。

就这样修养了几日,姬云羲总算能下床来走动一二,便听宋玄正在外头给一个老妇人解惑。

那老妇人的儿子是是个病秧子,前两日买了个儿媳来冲喜,谁料那病秧子本就身重病在床,挣扎精神折腾了这一回,竟在新婚当夜就一命呜呼了。

这老妇人便将此事都责怪在了儿媳头上,说是她带来了霉运,活生生将她儿子给折没了。

如今正将那儿媳关在家里,准备让宋玄做法,化劫解煞来的。

宋玄听那老妇人絮絮地抱怨了好些时候,又批了八字瞧了手相,算了好一些阵子的卦,才作出一副惊讶非常的样子“老夫人,您这儿子了不得呀!

那老夫人正伤心呢,冷不丁被说的一愣“怎么了不得?

“令公子乃是仙人误投了胎,落在这肉体凡胎里的。

那老妇人本新丧了儿子,一脸郁结之气难舒,却听宋玄一说,连忙追问“大仙说的可是真的?

“您儿子肩膀上有一枚七星胎记,是也不是?宋玄问。

“正是正是,您怎么知道?那老妇人一拍大腿。“半仙您真是神了。

宋玄面含三分浅笑,他本就长得好看,如今更有一副天人作派“老夫人,您的儿子本是破军星君座下一员文书,犯了些小错儿才被折下了界受苦,是以常年病弱,如今他期满了,便回天上去了。

“那胎记就是星君给他烙下的印子。

那老妇人听的入神,宋玄便慢条斯理地将他儿子的一桩桩小事挑出来说,处处都能掰扯出异于常人之处,只差没将小时候尿床画出的地图都说出神迹了。

宋玄见那老妇人已经被忽悠的一愣一愣的,便又安抚道“您也不必再伤感,是您前世行善积德,才与仙人有了这一段母子缘分,还请您珍惜才是。

老妇人又问“那我那儿媳……

宋玄笑道“我方才瞧了她的八字,也算是个有福之人,只是老天爷要召令公子回去,她哪里拦得住。

老妇人眉头渐展,显然是信了宋玄的话,心里头的郁结去了大半。

临走前谢了又谢,给宋玄添了些许散碎银两,说道“我儿落葬的日子,还请半仙多多费心。

宋玄点了点头,这老妇人的儿子过两日就要正式出殡落葬,是该有个通晓阴阳的人镇场的。

老妇人这才心满意足的去了。

宋玄被老妇人念叨了足有大半个时辰,好容易将人送走了,忍不住松了口气,懒洋洋地卧在藤椅里头,摸了一册话本,翘着脚读了起来。

姬云羲从屋里转出来,忍不住问“她那儿子,当真是天上仙人转世?

宋玄随口道“怎么可能,你当仙人是地里的庄稼吗,哪那么容易就见着了。

“那你还……姬云羲忽得眯起了眼睛。“你骗她的?

宋玄仍是一副懒散的口气“我骗过的人多了。

“你不是能掐会算?

“能掐会算就不能骗人了?宋玄将那话本放下,一脸的倦意。“那我该怎么办?说他儿子命数如此,让她认命。还是说她儿媳是个天煞孤星,诓她一笔血汗钱,开坛作法,将她那儿媳丢到河里去淹死?

宋玄直勾勾地瞧着他“天数难测,人心难辨,世人生存本就不易,我又何苦再让他们难上加难?

姬云羲听完这话一愣,嘀咕了一声“滥好心。

宋玄笑了笑,又重新读起了那些才子佳人的烂俗故事。

姬云羲忍不住偷觑他看书时的模样,仍是那一身白袍,眉眼疏淡,神态惫懒,在那藤椅上一晃一晃。

明明似个痞子似的举止,放在他身上,却带着说不出的霁月光风。

小说《一人之下许新董昌》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一人之下许新董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