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利率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锦绣缘

>

锦绣缘

锦鸢 著

现代言情 赵非荀 锦鸢

精品现代言情《锦绣缘》,赶快加入收藏夹吧!主角是锦鸢赵非荀,是作者大神“锦鸢”出品的,简介如下:锦绣缘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网络作者佚名,主角是锦鸢赵非荀。主要讲述了:轻风送来的衣裳许是从成衣铺子里现买来的,估计她身份,买的是寻常的棉布裙子,浅绿外衫、湖蓝的裙,腰身做小了,穿上身反倒将锦鸢的曼妙勾勒出来。她心中乱,也不曾注意到。匆匆穿好衣服后就敲了下车壁,生…《锦绣缘》精彩章节试读轻风送来的衣裳许是......

来源:cpwx   主角: 锦鸢赵非荀   更新: 2024-04-29 11: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现代言情《锦绣缘》,讲述主角锦鸢赵非荀的甜蜜故事,作者“锦鸢”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赵非荀摸索着指腹,沉下的嘴角上扬了些。停了许久的马车缓缓晃动前行。锦鸢小心翼翼的问着:“大公子要带奴婢去哪儿?”她惦记着老父、幼妹,每日都惦记着家去看看。赵非荀不曾回答,反而另问她:“每月都是这个日子休沐?”锦鸢心惊,扣着掌心的手指收紧...

第1章

轻风送来的衣裳许是从成衣铺子里现买来的,估计她身份,买的是寻常的棉布裙子,浅绿外衫、湖蓝的裙,腰身做小了,穿上身反倒将锦鸢的曼妙勾勒出来。

她心中乱,也不曾注意到。

匆匆穿好衣服后就敲了下车壁,生怕让人等久了又要恼。

赵非荀进了车里。

视线随意从她身上扫过,回正后似是注意到什么,又移过去看一眼。

这穿的是什么。

他拎起手边的斗篷扔过去,“披上。

小丫鬟吓了一跳,抬头看他,杏眸水汪汪的,还未开口情绪早已都写在眼底。

无非是什么奴婢不敢之类。

赵非荀眼神骇人,扫去一眼,小丫鬟噤若寒蝉,垂首把斗篷围上,挡住身子,瞧着表情还有些不知名的委屈。

赵非荀摸索着指腹,沉下的嘴角上扬了些。

停了许久的马车缓缓晃动前行。

锦鸢小心翼翼的问着“大公子要带奴婢去哪儿?

她惦记着老父、幼妹,每日都惦记着家去看看。

赵非荀不曾回答,反而另问她“每月都是这个日子休沐?

锦鸢心惊,扣着掌心的手指收紧。

这些都是后宅琐碎之事,他是从何处知晓的?

脸上不敢露色一分,垂首应了声“是。

赵非荀扔过来一样东西,落入锦鸢的怀中,她低头看去,耳边听他说道“每月休沐去城羽营后门出示这东西,自会有人来接应你。

扔来的是一块令牌。

沉甸甸的金色,上面刻着一字。

锦鸢不识字,但也知道令牌意义非同,她心中惊疑,脱口问出“大公子给奴婢这令牌是何意?

小丫鬟被吓到,视线撞上他看来的眸子才慌张垂下脸,不敢再逾越抬首。

这会儿胆子倒是又小了。

赵非荀浅浅勾了下嘴角“等下去后自然知道是何意。

锦鸢自认愚钝,仍不解。

她还要追问,隔着马车壁传来轻风的声音。

“大公子,到了。

锦鸢看向赵非荀。

他却对自己扬了下颚,命她下马车。

锦鸢心中狐疑且不安,提着心推开小门跳下车架。

马车停在一条幽静的巷子口,锦鸢看着眼前的巷子觉得眼熟,轻风已来到她面前,朝外伸了下手“锦鸢姑娘,外面请。

她轻福一礼,已作谢礼,方才走出巷子。

不远处,竟是自家门口。

一位郎中推门而出,小妹锦蝶一路送出来,十岁不到的小姑娘有模有样的福礼谢过大夫。

这位郎中面生,不是常给爹爹看病的那位。

是爹爹病得又重了?

家中只剩下半两不到的银子,哪里请得起其他郎中来看病?

锦鸢心绪混杂,快步跑上前去,扬声唤人“小蝶!

小妹看见锦鸢回来,故作成熟的脸上立刻露出小儿才有的灿烂,对郎中道“是我姐姐回来了!又朝着锦鸢用力挥着胳膊“姐姐!

锦鸢还未站定,小妹拉着她的手,高兴的脸颊微微发红,叽叽喳喳的说起话来“前天爹爹染了风寒我吓坏了,正打算出门去请大夫,恰好遇上这位袁大夫在我们家屋前避雨,大夫特别厉害,把了脉后就说爹爹的病能治好!这才吃了两日的药,爹爹的气色已好了许多!姐姐快随我进去看看爹爹!

小姑娘一人撑着家中的各项杂事,见锦鸢回来,止不住的撒娇、依赖起来,连平日里的半分稳重都飞走了。

锦鸢心疼幼妹,摸了下她的脑袋,“好,姐姐等会儿就进去看爹爹,你先进去等我。说完后,她看向站在一旁的大夫,见他衣着不俗,不似街上医馆里坐诊的寻常大夫,便存了分谨慎,先屈身福礼“家中老父缠绵病榻,幼妹年小不经事,有所懈怠之处,请大夫海涵一二。

袁大夫摆手,和气回道“姑娘客气,行医救人乃医者本性,自不会在意这些虚礼。

谈吐讲究,想来诊金必定不菲。

锦鸢伸手拿银袋子,问道“幼妹在家不敢交付过多银子,不知拖欠大夫诊金多少,今日我一并补上。

袁大夫留着山羊须,捋了一把,笑的意味深长“诊金老夫已从某位大人出收过了,万不能再收姑娘的。

锦鸢微愣。

大夫毫无解惑的意思,交代了句隔两日再上门出诊,便大步流星的离开。

锦鸢攥紧手中的银袋子,回眸看向自己来时的巷子,思绪剧烈起伏,难道是——

“姐姐!

才浮现出来的念头被小妹热闹的叫声打断。

小姑娘每次见她回来,黏人的厉害。

这会儿迟迟不见姐姐进去,耐不住活泼的性子跑了出来,拽着锦鸢的胳膊拖她往家里走去,“姐姐呀,快快跟着我进去看看爹爹!爹爹真的好了许多!小蝶还等着姐姐夸小蝶将爹爹照顾的好呢!

锦鸢只好跟着她进屋。

屋子里收拾的干净,三月的天气不冷不热,窗子敞开透气,屋子里并无常年卧榻人有的异味,只有淡淡发苦的汤药味。

锦父生的眉清目秀,原来也是私塾里的教书先生。

七八年前锦母突发重疾逝世,二人鹣鲽情深,锦父深受打击,自此一病不起。

病了这么多年早已瘦的脱相,面颊凹陷的厉害,眼窝下陷,身上死气沉沉,眼中毫无求生之念,若非还有一双女儿,锦父早就要撇下人世间去同锦母相会。

时隔一个月再见锦父,身子仍瘦的吓人,但眼神不再浑浊,反而亮了不少,还在病重,但精神显然已回来了不少。

锦鸢惊喜,忙到床边仔细询问。

小妹到底年纪小,只一个劲的说袁大夫厉害,还是锦父答得仔细。

说吃了袁大夫几服药下去,又和袁大夫聊了几句,夜间安枕,胃口也好了,胸口那股郁结之气也散开了些,身子也轻松了些。

锦父缠绵病榻这几年,寡言郁郁寡欢,今日说话条理清晰,虽然底气还不足,但依然好了太多。锦鸢听得激动、高兴,眼眶都红了,挨着她坐的小妹看她哭,也跟着掉眼泪珠子。

锦父笑呵呵的哄她们“小蝶在我跟前不知哭了多少回,你姐姐难得回家休息一日,别招她眼泪。两个丫头都不许哭了啊。

姊妹二人对视一眼,泪色闪闪。

当真是又哭又笑。

锦鸢今日受的所有不甘、委屈,都在此刻化为心甘情愿。

苦难、折磨都冲着她一人来就好。

只要爹爹好起来。

只要小妹过得开心。

她一切都愿意去做。

又和锦父、小妹说了两句话,她便说要去街上买肉,今日好好庆贺一顿。

她跨着竹篮出门,确认小妹没有跟上来,才绕进那条巷子里。

小说《锦绣缘》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锦绣缘》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