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利率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古代言情›惊主角太凶残,要想活命只能靠苟

>

惊主角太凶残,要想活命只能靠苟

林棠锦 著

古代言情 宋观舟 裴岸

叫做《惊主角太凶残,要想活命只能靠苟》的小说,是作者“林棠锦”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古代言情,主人公裴岸宋观舟,内容详情为:他娘的!一觉醒来她居然穿书了,还要命的成了炮灰女配!原主活不过六十章,年纪轻轻就被判处腰斩。我滴个乖乖,这要她穿过来有什么用?书中男女主角都是心狠手辣之人,背景过硬惹不得。若想活命,便只能靠苟!躺平摆烂,你们宫斗我看戏,能苟一天是一天。...

来源:cdlb   主角: 裴岸宋观舟   更新: 2024-05-01 11:1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古代言情《惊主角太凶残,要想活命只能靠苟》,由网络作家“林棠锦”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裴岸宋观舟,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当晚,珍珠请求宋观舟重新赐名宋观舟不解,“为何?就用珍珠不好吗?”她这么执着名字的人,有些不理解随意给下面的仆从改名珍珠勉强笑道,“终归是嫁过人,而今又是寡妇,再做姑娘时的称谓,颇让人取笑”“……”宋观舟看了看莲花荷花,“那叫珍娘?”原著里也这么叫她,珍珠听完也无喜怒之情,只起身谢了宋观舟,给宋观舟整得大无语,继而问道,“你小时候叫什么名儿?”珍珠想了想,“回少夫人,奴七岁入府,入府之前叫忍...

第15章

“少夫人,您好狠的心啊。

一家人哭倒在地,却悄无声息把宋观舟莲花团团围住。

宋观舟冷笑起来,“我这院落可是二门之内,如若我没记错,你几个仆从不过是外院庄子上的,两个外男并两个颠婆,大晚上潜入我这门前,是要杀人还是越货?

什么?

盼喜的老爹愣了一下,继而又跳了起来,“少夫人是主子,我们这些做下人的自然是听主子的话,可没道理我家的丫鬟平白无故就卖了出去,这不是寒了我们这些跟着老爷夫人多年的心嘛!

避重就轻。

荷花这会儿也跑出去,本是要去寻裴海的,半路上却遇到了刘二,她曾是跟着刘二丧去的桂花嫂子做活计,这会儿也顾不上合不合适,拽住刘二的袖子气喘吁吁的说道,“盼喜家娘老子来韶华苑大闹,院中这会儿只有四少夫人并莲花,抵挡不住。

放肆!

刘二脸色一变,“张庄头不是被打发到庄子上去了吗?如何能进二门!?

荷花跺脚,眉宇之间都是慌张,“二叔,你快去拦着些,别让那些浑人伤了四少夫人,她浑身是伤,碰到哪里都会要命。

刘二赶紧点头,往一旁小门跑去。

“你去禀告四公子,我去喊上几个婆子做帮手。

终究是女眷后院,刘二吩咐荷花,这夜色漫天,荷花摸黑循着小路往外院裴岸的书房里奔去,一路上看不见路,摔了好几次。

刘二招呼了几个膘肥体胖的婆子也来到韶华苑,幸好只是围住宋观舟哭闹。

“大胆,张庄头你这是擅闯主子后院,怕是不要命了?

盼喜的老子一身短衫裆裤,胡乱裹了外袍,这会儿一听刘二来了,愣了片刻才反应过来,“二管事,小的们也只是来问问少夫人,如何就把我家喜丫头发卖出去——

刘二一招呼,几个婆子就把张庄头家的几口人推搡开来,宋观舟和莲花这才得了些自由。

“四少夫人,可被吓着?

宋观舟缓缓摇头,看着刘二,“你是——

刘二躬身答道,“小的在外院管些车马事儿,荷花那丫头刚到二门处遇到我,说了少夫人这边有贼人来扰,我并带着几个婆子赶了过来。

“海叔呢?

宋观舟从记忆里翻出这国公府的大管家裴海。

“小的已遣人去叫海管家了。

话音刚落,裴海带着三五个护卫走了进来,盼喜家老娘一见,上前跪倒就哭,“海管家,盼喜那丫头也是您看着长大的,哪里就到了要发卖出去——

裴海左脚一挑,硬是把这肥壮婆子挪到一侧。

这才来到宋观舟跟前,莲花搬了个交折木椅出来,安顿宋观舟坐了下来。

“少夫人可有受到惊吓?

宋观舟杏眼明眸,看向裴海,“海叔,这几人是府上的?

“是,原先少夫人跟前的大丫鬟盼喜的娘老子并哥嫂。裴海躬身答道。

“是在外院做事?

“回少夫人,除了张庄头带着儿子在庄子上,盼喜娘同嫂子在外头厨上做活。

宋观舟看着后面跪倒的四人,“这一家子发卖出去吧。

啊?

这个转折,不止在场的裴海措手不及,连刘二一干人都目瞪口呆,盼喜一家人更是惊诧起来,正要哭闹喊冤时,裴海抱拳说道,“四少夫人,府上有府上的规矩,这一家人今日擅闯内院也是触犯了府上规矩,自然逃不了重罚,只是发卖出去——

他话到此处停住。

宋观舟不以为然,只看着汩汩落泪的盼喜老娘与嫂子,“我连你们都发卖不了,如何发卖旁人,你们寻冤报仇,却是寻错了主。我这里门庭冷落,你们却能摸黑进来撒泼打滚,真不知这府上内外,多少人纵容协助尔等。

带着导航,黑灯瞎火的未免能如此精准定位吧。

裴海听到这话,身形微愣。

继而转身,眼神凌厉的看向张庄头,“是谁让你们进来的?

老张头脖子一缩,“丫头没了下落,我们一着急就从西边兰园的垂花门进来。

“在府上多少年,难道你不知道无故入后院实乃大罪吗?

眼看着裴海要在韶华苑行审问之事,宋观舟出言打断,“海叔,问责之事你着人带下去再说吧。她再愚笨,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也不至于看不出来故意有人怂恿这家人来闹事儿。

问责问责,问来问去,要么就是她那个慈眉善目一心向佛的婆母大人,要么就是笑里藏刀的世子夫人,谁敢真来担责?

想到这一处,她表情厌烦,让莲花扶了她进去,多一眼都不想看这场闹剧。

裴海也是麻利之人,一会儿功夫就把几个人带走。

荷花抹着眼泪回来,正好遇到撤回来的刘二,她赶忙抹了眼泪,担忧问道,“二叔,你怎么就回来了?

“没事了,裴管家过去带走了闹事的人儿,你快些回去吧。

韶华苑如今发卖撵走大量丫鬟婆子,内外空荡荡的,看着宋观舟不良于行,想必涧水房里吃了不少苦,看着荷花一人,忍不住问道,“四公子呢?

一提四公子,荷花的眼泪就软了下来。

“四公子让跟前的阿鲁去找裴管家,他吃饭间跟四少夫人拌了嘴——

后面的话,不用多说刘二也知。

他叹口气,“你如今到四少夫人跟前,少说话多做事,四少夫人心地善良,旁的人说她什么你也别放在心上,总归听她话就是。宋观舟予他的恩惠,当牛做马都还不上。

只是他人卑言轻,帮不上四少夫人什么。

嘱托荷花的话儿说完,他摸黑回了自己的房中,荷花点点头,继续往韶华苑走去。

待入了房门,原本还想禀报宋观舟,却被莲花做了个噤声之状,她望过去,只见宋观舟已安顿上床,借着昏黄烛火正看着书。

莲花悄无声息把荷花拉到厢房里,看着她左右无人,“四公子没来?

荷花摇头。

“四公子让阿鲁去寻裴管家。

莲花有些难以置信,“你是不是没跟四公子禀明情况,如此要紧之事,他——

荷花有些难过,低垂着脸,“四公子原先听我说完,只说是四少夫人胡来,什么谎话都敢闲扯,倒是哭着说了确实有人闯到院里来围着四少夫人不放,他才信了一半。

那番冷漠态度,荷花说起来还觉得委屈。

“莲花姐姐,这事儿我觉得后怕,往日你我在二门外打杂时,这内院哪里是说进就进的,盼喜娘老子们,浩浩荡荡就进来,定然是有人指使。其针对之人,必然是四少夫人。

莲花比荷花大一岁,懂事也多。

她看了看内屋方向,微叹道,“你我尽心伺候吧,至少四少夫人不曾为难过我二人。

荷花连连点头。

“我来的路上二叔也这么说的,他说四少夫人心好,我们跟着不会有错。

至少两小个也明白,如四公子真对四少夫人厌烦嫌弃,未来这院子里只怕也没那么风平浪静。

阿鲁来寻裴海,扑了个空,抓着旁的小厮一问,“海叔,在那处柴房呢。

“是谁来闹事?

阿鲁是裴岸跟前随侍多年,小厮也不敢懈怠,只挠着头说道,“说是盼喜姐姐家的娘老子闯到了韶华苑,追着四少夫人要个说法。

如此大胆?!

“可不就是,海叔带着几个护卫哥哥,如今在柴房里审呢。

阿鲁听完,抬脚而去。

所谓的柴房,只是个称号,全府的碳柴都存放此处,有个小院子。

待他进去,里面火把烧得噼里啪啦响,倒是亮如白昼,张庄头几人跪在跟前,这会儿也知道害怕,磕着头求情。

裴海脸色铁青,“是谁指使你们如此大胆?

张庄头同老婆子对视一眼,也不敢说话,只是不停地求着饶命。

裴海怒极,“盼喜是家生子,我倒是想让你们来领回去,可你们拖拖拉拉,不以为然。等撵出去了,又来胡闹!

张庄头哀嚎起来,“小老儿以为只是主子气急,想来无事,哪里想到赶过来时,老婆子才同我说,盼喜丫头已经被发卖出去。往日还得府上主子喜爱,后头犯了错撵到庄子上,至此,除了盼喜能到四少夫人跟前伺候,家里再没能说上话的。

阿鲁探明情况,回去跟裴岸汇报。

裴岸愣住,“如今内院守卫已如此松散?

阿鲁叹气,“这事儿海叔还在责问,一时半会儿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我想着先回来同您禀报,如今韶华苑少夫人那头确实少了人手,有些荒凉。说完,看着巍然不动的裴岸。

“再歇几日,许娘子那边不是就来人了吗?

阿鲁想了想,“还有三五日,这几日——,要不四公子你回韶华苑吧。

夫妻哪有隔夜仇!

裴岸怒目冷哼,“以后再提这些,撵了出去。

小说《惊主角太凶残,要想活命只能靠苟》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惊主角太凶残,要想活命只能靠苟》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