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利率推文!

首页全部分类现代言情›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

>

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

谢香玉 著

现代言情 秦广进 谢香玉

主角是谢香玉秦广进的精选现代言情《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小说作者是“谢香玉”,书中精彩内容是:强推热门小说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谢流筝秦绶,主要讲述了:黄承业从没有像此时一般生气过,脸色铁青瞪着谢流筝。 忽而冷冷一笑,目光却如刃瞪视着谢流筝,“黄某人孓然一身,也不是由得人欺到头上不敢反抗的,谢大小姐苦苦相逼,黄某人舍出此身也要讨回一个公道。” 谢…《侯门妇惨死下堂,......

来源:cpwx   主角: 谢香玉秦广进   更新: 2024-05-01 11:2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是难得一见的高质量好文,谢香玉秦广进是作者“谢香玉”笔下的关键人物,精彩桥段值得一看:  黄承业从没有像此时一般生气过,脸色铁青瞪着谢流筝 忽而冷冷一笑,目光却如刃瞪视着谢流筝,“黄某人孓然一身,也不是由得人欺到头上不敢反抗的,谢大小姐苦苦相逼,黄某人舍出此身也要讨回一个公道” 谢流筝盈盈浅笑,正待说什么,卢掌柜朝她一揖到地,“大小姐,您这是何苦?老朽不值得您坏了谢家的名声” 谢流筝看着他深深一叹,“卢掌柜既然不愿随我回去,我也不好强求从前之事是谢家亏欠于您,若将来有用得到...

第1章

 

 

黄承业从没有像此时一般生气过,脸色铁青瞪着谢流筝。

 

忽而冷冷一笑,目光却如刃瞪视着谢流筝,“黄某人孓然一身,也不是由得人欺到头上不敢反抗的,谢大小姐苦苦相逼,黄某人舍出此身也要讨回一个公道。

 

谢流筝盈盈浅笑,正待说什么,卢掌柜朝她一揖到地,“大小姐,您这是何苦?老朽不值得您坏了谢家的名声。

 

谢流筝看着他深深一叹,“卢掌柜既然不愿随我回去,我也不好强求。从前之事是谢家亏欠于您,若将来有用得到谢家,用得到我的地方,只管开口。

 

黄承业没想到谢流筝方才还气势凌人,转眼之间便轻易放弃。

 

不过真和谢家对上,他并不认为自己有胜算,人走了就好,就好。

 

“不是我背后论人长短,这位谢大小姐风一阵雨一阵,恐怕心性还未定下来。谢夫人派她来请您,可见也没有将您放在心上。

 

卢掌柜摇头苦笑,拱拱手自去忙自己的事。

 

心里却明白,谢流筝猜到他不会回谢家,故意装出盛气凌人的样子,只是为了帮他抬高在黄承业心中的身份而已。

 

无人处卢掌柜轻叹,“大小姐,您这是何苦。

 

回程是逆流,船速慢了不少,却也正好有时间细细观赏两岸风光。

 

“大小姐在窗前坐了有一会儿了,还是放下帘子吧,当心风吹的头疼。秋月取来薄波风搭在谢流筝肩膀上,“大小姐对卢掌柜的一片心意,他能领悟得到吗?

 

“领悟与否并不重要,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谢流筝放下帘子,取出账本翻看,“卢掌柜不回来,我们也要把银楼生意做好。

 

回到家门口,远远看到围了一群人,谢流筝命马车停在巷口,自己下车步行过去。

 

却见人群之中,秦婉双眼紧闭躺在地上,不知是死是活,秦广进跪在她身边,对着看热闹的街坊邻里哭诉。

 

“我承认秦氏曾做过我的妾室,却在我动身来扬州之前便将与她分道扬镳了,并没有哪条王法规定,有过妾室之人便不能入赘不是?

 

“后来偶然遇到秦氏,才知她嫁人后丈夫早逝,她一个人抚育幼子十分不易,我想着夫人常说,要多行善事为子孙积福,便每月拿出一些银两贴补秦氏母子,将她当家中庶妹一般看待。。

 

“夫人却听信小人之言,误会我与秦氏有染,还说秦氏的儿子是我的骨肉,将我赶出谢家,这真是天大的冤枉啊。

 

谢家族中三叔公和一位面生着竹青杭绸长衫的男子,并肩立于台阶之下,听秦广进说的情真意切,青衫男子拈须问他“你既然无过,为何不说清楚?

 

秦广进扯着袖子抹一把眼泪,长长叹息一声,“我对夫人一片真心日月可鉴,连丫环都不敢多看一眼,事事处处以夫人为先,夫人却信小人多过信我,我满腹悲愤难言,赌气认下就是了。

 

“这几日回想起与夫人相濡以沫十数年,若真是因一些误会劳燕分飞,何其可悲?又担心我不在府中,无人体贴夫人冷暖,日夜不得安稳,今日才厚颜回来与夫人化解误会,重归于好。

 

秦广进说的情真意切,锥心刺骨一般,惹得围观众人对他同情不已,几个妇人甚至抹起了眼泪。

 

“秦大郎对谢夫人真是没的说,我家那个杀千刀的若是能赶上秦家大郎一成,让我即将死了我也情愿。

 

“这般痴情男子世间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来。

 

“谢夫人那般聪慧精明的人,怎会轻易听信小人之言,便怀疑枕边人的真心。

 

“没准儿是谢夫人看秦大郎老了,想换个年轻的男人,找人故意意作扣。

 

说话间,谢香玉被人请了出来,一脚门里一脚门外听到秦广进的话,和众人的议论,顿时脸色一冷。

 

“秦广进,你还有脸到我谢家门上来信口雌黄,来人,将这对奸夫淫妇扔进护城河喂鱼。

 

谢香玉性格雷厉风行,眼里不揉沙子,被秦广进愚蒙十几年,只是将他赶出谢家已经是顾忌舆论手下留情了。

 

秦广进还敢将来无事生非,引导舆论要挟谢香玉收回休书,谢香玉哪里还忍得住!

 

谢流筝心说,不好。

 

秦广进已然在人前将自己极力营造弱者形象,谢香玉如此一来只会让众人更加认定她仗势欺人。

 

果然不出谢流筝所料,谢香玉话音未落,议论、指责之声便响成一片。

 

“谢夫人也太咄咄逼人了,秦大郎是赘婿不假,好歹夫妻一场,动不动要打要杀,想必秦大郎在谢家时日子也不好过。

 

“谁说不是,自古便是男尊女卑,谢夫人因秦大郎是赘婿就这样不将人当人看,实在过分。

 

“便是家中下人也不能说打便打,说杀就杀人,秦大郎这个做丈夫的,总不至于连下人都不如吧。

 

三叔公也沉下脸色,厉声喝斥谢香玉,“不许胡说,我们谢家祖祖辈辈皆是良善之人,只有让人的没有欺人的。秦大郎待你一片真心,你却真假不分无端猜疑他,原就是你的不对。今日更是当着邻里的面如此疾言厉色,半分情面都不留,莫非你心里有鬼?

 

谢流筝笑了,被三叔公气的。

 

这位三叔公从一开始就不同意谢香玉女子之身继承家业,是谢流筝的外公力排众议,将近半数家产划归族中所有,才将谢香玉推上家主之位。

 

这么多年三叔公也没断了拉谢香玉下马的念想,这次定是又要借着秦广进之事,再次提出换家主。

 

谢香玉自然知道三叔公的打算,心中越发气恼,这么多年三叔公找到机会就会为难她,她看在三叔公是长辈的份上一忍再忍。

 

如今三叔公竟然联合外人来坑自己,谢香玉脾气再好也忍不下去了。

 

“三叔,我自问对您一向恭敬有加,并不曾有半怠慢疏忽,您认为我哪里对不住您,您只管教训我便是,没必要做出这等吃里扒外之事。

 

 

 

小说《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侯门妇惨死下堂,重生后大杀四方》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