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夜被算计,我错把残王当解药

穿越重生《新婚夜被算计,我错把残王当解药》目前已经全面完结,祁轩礼沈艽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张霸霸”创作的主要内容有:次日沈艽早早就醒了过来,她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自己的脖子,这破枕头睡的真的太咯脖子了闻琴以为她没有醒,一推开门就看见她坐在床上愣了一下“王妃,您醒了啊”沈艽点头道:“嗯,今日不是要回门吗”闻琴点头,端着水走过去道:“嗯,王爷已经准备好了,奴婢正准备叫您呢,没想到您已经醒了”祁景飏已经准备好了?沈艽眉头微蹙走过去洗了一把脸,忍不住问了一句:“你家王爷也去?”闻琴脸上也露出了一抹疑惑道:“......

阅读精彩章节


马车上。

看着沈艽靠在马车上,丝毫不顾及形象睡觉的沈艽,祁景飏脸都黑了。

不过他也更加肯定这个人不是丞相府的沈艽,他虽然没有见过她,但他也听闻过,丞相府的三小姐沈艽,她姨娘生她时难产,她生下来时就快不行了。

还是沈丞相和丞相夫人为她请了太医才保住命,所以她自小就身子虚弱,好几次差点儿没熬过来。

而眼前这个人,昨天晚上在被祁轩礼下药之后都能把他打个半死,另外加上今日能跟他的暗卫交手,甚至还会医术。

若不是陈越和闻琴见过她这张脸,他们都该怀疑了。

等等,脸……

祁景飏再次看向了没有形象可言的沈艽,他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伸向了她的下巴处。

没有戴人皮面具。

还不等他收回手,沈艽直接抓住他的手,眼中全是杀意,在看见是祁景飏的时候,她勾唇一笑道:“王爷,要摸就光明正大的摸,干嘛偷偷摸摸的啊。”

祁景飏被她眼中强烈的杀意惊到了,这样的眼神不会出现在一个闺阁小姐身上。

他一把抽回自己的手,冷傲道:“谁想摸你了,本王只是……”

他话还没有说完,沈艽直接打断他道:“只是想看看我有没有戴人皮面具?”

祁景飏没有说话。

沈艽打了个哈欠,重新换了一个姿势道:“我是不是沈艽,一会儿进了宫见了我父亲不就知道了。”

她说完,又补充了一句:“你别动手动脚了哈,让我好好睡一觉,昨天晚上你倒是舒服了,我可困死了。”

祁景飏咬牙切齿的看闭上眼睛睡觉的沈艽,最终他还是忍了下去,他选择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

很快马车停了。

看着还没有醒的沈艽,祁景飏皱眉叫了一声:“沈艽。”

他话音未落,沈艽就睁开了眼睛:“这么快就到了啊。”

祁景飏没有作答,他伸手在马车上轻轻敲了几下。

陈越的声音就响了起来:“王妃,您先下车,属下扶王爷下马车。”

沈艽看了一眼祁景飏的双腿,眼中出现了同情,一个驰骋战场的将军,一个在马背上英姿飒爽的男儿,如今却连下马车都要别人抬下去,对他来说无疑是一种毁灭性的打击。

见她一直盯着自己腿,祁景飏的手死死捏成拳,尤其是看见沈艽眼里的同情时。

他声音寒冷彻骨道:“收起你的同情,给本王滚下去。”

沈艽这次倒是菩萨心肠的闭了嘴,她跳下了马车。

看着陈越和一个护卫把祁景飏从马车上抬了下来,不过很快她就收回的目光,靠在了一身丫环打扮的闻琴身上。

闻琴有些疑惑,刚想发问就看见皇帝身边的林公公朝这边小跑而来。

林公公一脸行过礼一脸着急道:“王爷,您终于来了,皇上在养心殿都发了好一通火,若是您再不来,奴才都怕皇上会下旨斩了丞相大人。”

祁景飏还没有说话,沈艽先咳嗽一声接过话道:“是我的错,昨晚太累了,今日有些起不来,王爷担心我身子不好这才来晚了。”

说完,她捂着嘴再次咳了起来。

看着她这副样子,祁景飏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死女人也不怕把自己的肺咳出来。

林公公好半响没有反应过来,昨晚太累了?难道王爷和这位丞相府三小姐已经圆房了???

他下意识朝祁景飏看去,这一看不要紧直接愣住了,祁景飏脖子上那些痕迹,他一眼就看出来了。

见他盯着自己,祁景飏黑着脸道:“林公公,还不走吗?”

听到她冰冷的声音,林公公打了一个冷颤,连忙道:“王爷请。”

陈越准备去推祁景飏,沈艽却先他一步去推,她声音有些虚弱道:“让我来吧,我家王爷离不开我。”

离不开你???

祁景飏是真的不知道沈艽的脸皮怎么会这么厚,成成亲一天,他会离不开她?简直是痴人说梦。

沈艽倒没有觉得不好意思,看着林公公走在前面,她俯下身小声道:“你一会儿记得配合我,最好把跟你有仇的人告诉我。”

祁景飏轻哼一声没有说话。

养心殿。

祁景飏和沈艽一进去就看见一屋子的人,而他们的目光都落在祁景飏身上。

毕竟祁景飏自从双腿被废之后,几乎都不进宫,有时候一个月都不会进一次。

皇帝看见祁景飏的时候,眼中出现了愧疚之色:“景飏,你来了。”

祁景飏只是淡淡点头并未说话。

而沈艽见祁景飏没有行礼,她也就没有行礼。

太子看见沈艽没有行礼,他冷哼一声道:“沈丞相,你倒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私自调包新娘不说,如今居然见了皇上都不行礼,当真是没有将我皇家颜面放在眼里。”

祁景飏皱眉,他抬眸看着太子冷声道:“太子,打狗还得看主人,当初父皇亲口说过我进宫不需行礼,我的王妃自然该有一样的待遇,你在狗叫什么?”

一时,殿中的气氛瞬间就凝了下去。

祁景飏和太子祁轩承一向都不对付,应该说祁景飏和几个皇子都不对付,哦不,应该是看不起他们。

毕竟在祁景飏眼里男儿就该驰骋疆场,保家卫国,他们身为皇家的男儿更应该保护自己的子民,而不是像他们天天只知道争抢那把龙椅。

沈艽的嘴角抽搐了一下,他这话听着没毛病,但是仔细一想又好像有大毛病一样。

不过殿里的人都没有想到的是祁景飏居然会为沈艽说话。

皇帝有些诧异道:“景飏,她不是你的新娘,你的新娘该是丞相府大小姐,是丞相府换了新娘,你……”

祁景飏抬头看着皇帝道:“父皇,我知道,但我只认沈艽是我的王妃。”

顿时,殿中再次陷入了一片死寂。

皇帝有些怀疑自己的耳朵,他这是什么意思?

沈艽咳嗽几声,上前跪在沈文嵘和大夫人,沈清柔身边道:“皇上,是我爱慕王爷所以才会私自打晕大姐上的花轿。”

沈清柔一脸担忧的抓着沈艽的手,眼泪止不住往下掉,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她们都知道她哪里是爱慕祁景飏啊,她是想替她进火坑啊。

皇帝没有着急说话,而是看着祁景飏道:“景飏,你想怎么办,是换回丞相府大小姐,还是……”

祁景飏看着一脸虚弱靠在沈家大小姐身上的沈艽,他嘴角抽搐了一下,说出了一句让众人都惊掉下巴的话。
"

小说《新婚夜被算计,我错把残王当解药》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点击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