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企业发债利率

11月过半,信用债取消发行规模已突破年内高点。其中,仅在11月14日至16日三天信用债取消发行数量就达到了35只,占11月以来取消发行数量的45.5%。究其取消发行情况增多的原因,因发行利率波动推升融资成本,发行人会主动取消发行


22天内77只信用债取消发行 超过一半是城投债

近一段时间,债券市场发生剧烈波动,各品种、各期限、各等级债券均出现不同程度的杀跌。与之相对应的是,月初至今信用债推迟或取消发行情况明显增多。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11月1日至22日共有77只、原计划发行规模575.9亿元的信用债(含企业债、公司债、中票、短融、定向工具)取消发行。

在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明明看来,近期取消发行事件是预期调整中的短暂“抢跑”,而保持流动性合理均衡,营造合适货币环境,切实有效降低实体经济成本的目标并不会转变,因此勿需过度担忧,更应理性看待。

城投取消发行占比超半数

11月过半,信用债取消发行规模已突破年内高点。其中,仅在11月14日至16日三天信用债取消发行数量就达到了35只,占11月以来取消发行数量的45.5%。

据Wind数据统计显示,从信用等级分布情况看,11月1日至22日,取消发行的74家主体中,AAA级和AA+级的主体数量分别为35家和23家,合计占比达78.4%。

从企业性质来看,本轮取消发行的主体以地方国企为主,占比达78.4%;其中城投公司有43家,占比58.1%,已超半数。

究其取消发行情况增多的原因,东方金诚研究发展部高级分析师冯琳认为,因发行利率波动推升融资成本,发行人会主动取消发行,以观望更好的发债窗口;同时受金融去杠杆、流动性收紧等因素影响,投资者对信用债的配置需求减弱。

“叠加受信用风险事件导致投资者风险偏好下降或者债券发行监管政策收紧等因素影响,部分发行人债券发行难度加大而被动取消发行。”冯琳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从宏观层面看,实体经济融资成本有所上升,发债主体为避免损失而选择取消原定计划。待宏观环境转好,成本、利率等综合因素稳定之后,再择机进行融资。” 北京社科院研究员王鹏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

市场波动是主因

不过,这也并非近年来首次出现债券推迟或取消发行情况。

早在2017年3月至4月,就曾出现过最大规模信用债取消发行事件。其中4月取消规模达2016年以来的单月峰值,共计194只债券取消发行,规模高达1697.00亿元。

到了2020年四季度,突如其来的信用违约潮席卷市场,违约主体不乏AAA等级发行人,形成巨大冲击。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2020年11月永煤超预期违约事件。投资者对与永煤有关的区域、行业,甚至更大范围的地方产业类国企的谨慎情绪明显升温,导致信用债一级发行进入冰冻状态,取消发行规模大增。

数据显示,2020年四季度信用债取消发行数量合计225只,规模达1595.30亿元。

除上述两个时期外,2016年4月、2018年和2020年3月至9月这几个时期信用债取消发行规模也相对较高。

剖析本轮取消发行背后的成因,冯琳表示,进入11月以来,资金面持续收敛,同业存单利率攀升,市场对资金面的担忧加剧,加之地产、疫情防控等利好政策不断,推升市场风险偏好,引发“股债跷跷板”效应,债市陷入大幅调整行情,这也导致信用债发行利率“水涨船高”,发行人因利率水平不合意而主动取消发行。

“从发行人披露的推迟或取消发行原因来看,除个别因‘公司资金计划调整’等发行人自身因素外,九成以上为‘近期市场波动较大’等市场因素导致。这也反映于本轮取消发行以融资弹性和融资渠道切换能力较强的高等级主体为主。”冯琳称。

明明则在研报中指出,近期集中取消发行事件,固然有临近年终的季节性因素干扰,但影响有限,更多为基准、情绪、流动性三大因素驱动。

基准利率快速上行外,债市调整下,大幅回撤造成机构赎回压力增大,甚至可能出现机构强制砍仓和抛售的情况,在此背景下,机构无心增配新债,需求走弱传导至一级市场,供给也相应调整。

“流动性方面,2022年四季度以来,央行逐步收紧广义流动性,与市场预期存在博弈。市场宽松预期已经降温,导致债市融资遇阻,因此部分发行人选择阶段性取消发行。”明明表示。

市场将如期回归平稳

尽管过去几轮典型取消发行事件持续时间均较短,但并未出现大规模且持续的取消发行状况。

展望本轮信用债调整后的修复, 在冯琳看来,目前市场对于后市利率走势的预期存在分歧,利率仍将呈现波动加大态势,传导至信用债一级发行,预计发行人的观望情绪还会持续一段时间,在此期间,取消发行规模仍将较大。

明明认为,临近年末,季节性因素扰动增大,市场波动期间,预计未来或有一定规模信用债取消发行。但保持合理均衡,降低融资成本的根本性目标并未改变,勿需过度恐慌,而恐慌情绪释放后,随着政策托举和央行再次向市场注入流动性,市场料将如期回归平稳。

广发证券固收刘郁团队分析表示,本轮信用债收益率迎来拐点,可能需要理财负债端先稳定下来。其次,伴随市场情绪逐步平稳、资金面宽松,短久期、高等级信用债将率先修复,短期内收益率下行幅度将大于中长久期、低评级。

此外,对于银行资本债的恢复,可能流动性更好的国股行早于城农商行,短久期收益率下行也将快于中长久期。

“而本轮信用债调整将影响市场风险偏好以及流动性溢价的定价,城投债评级利差或将走扩至相对较高的历史分位数。拉长时间看,由于各省土地出让金低迷、城投偿债压力上升,城投债省间、省内分化也可能进一步加剧。”刘郁在研报中表示。

在风险防范上,“本轮取消发行以高等级主体为主,多是发行人的主动选择,其背后也有企业现金流较为充裕,或者其他融资渠道较为畅通的支撑,特别是当前贷款利率仍持续下行,贷款相对债券融资的性价比上升。因此无需过度担忧近期取消发行的增加会导致债市信用风险暴露。”冯琳如是说道


版权说明

本文地址:https://www.lilv.wang/qiyefazhaililv/1707.html
未标注转载均为本站精选自网络,如有侵权,欢迎随时联系我们!

发表评论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微信号:

工作日:9:00-23:00,节假日休息

扫码关注